美国又上热搜了!

这一次,是因为拒绝进口中国KN95口罩



美国一个新闻网站是这样说的,

“病例激增口罩短缺,但美国拒绝中国的KN95口罩”。

爱变脸的特朗普,明明昨天还在认怂。

记者会上,有人问到疫情能否在4月12的复活节前结束?

一向巧言善辩的特朗普,竟然结巴了。

然后给出了一个让所有人意外的回答:不能 ……这就是个理想罢了。


因为他们的顶级传染病专家预测,这场疫情可能导致10—20万美国人死亡。

看了好几遍才确定:写的就是死亡人数,不是感染。

而感染的病例总数是多少?

会有数百万之多。


还以为在病毒面前,美国终于要低下傲慢的头。

但事实还是又一次证明,他们的脑回路,我们永远不能猜。

即使在已经超18万的确诊人数面前,在美国疫情的如此惨状之下……

这是纽约曼哈顿,一名护士的绝望控诉:

我们已经完全失控了。

为什么我们无法像意大利和中国的医护人员一样?


不能接受核酸检测,

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。

她们也很害怕,可她们已经连自己都没办法去保护。

“除了生命,我们已没什么可失去”。

这句话的绝望,就像另一个美国护士在快下班时,拍下的那张照片一样。

一辆冷藏车内,尸袋整齐地码放在车厢内两旁。


昨天还在一起工作的同事,突然就消失了;

刚刚还在救治的病人,突然就没了呼吸。

生命逝去的时候,悄无声息,也不管你是谁。

那些从未见过的场景,如今成了可怕现实,一次次上演着。

而未来,还不知道要上演多少回……


以前总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但这次病毒做到了。

就像最近的新闻,太多看得人难受。

28号,德国黑森州的一个铁轨旁,发现了一具尸体。

去世的人,是这个州的财政部长舍费尔。


警方排除了其他可能,认定这是一起自杀。

原因令人震惊,也让人唏嘘。

黑森州的州长说,舍费尔的死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。

他一直担忧无法满足当地民众的巨大期望,尤其在财政方面。

舍费尔是一个很受当地民众喜欢的人。

未来的前程一片光明,但疫情的巨大的精神压力,压垮了他。

把他从光明一下子拉到了黑暗之中。

被黑暗突然笼罩住生活的,还有一个西班牙的老奶奶。

她的老伴儿感染了新冠肺炎,情况非常严重。

他们等了好久,好不容易才等到了床位。

可是医院把救治的机会,留给了一个44岁的年轻人。

据说,65岁以上的老人只能拔掉呼吸机。


老奶奶声嘶力竭地一边控诉一边大哭:

“这是要让人等死吗?

求求你们了,我们需要帮助。”

他们也是好好工作,好好生活的人呀。

辛苦了一辈子,为一个国家奉献了一生。

在本该安享晚年的年纪,如今却连活下去的资格都要被夺走。

没有一个生命该被舍弃。

一命换一命的残忍,却正在这个时代下出现。

我们曾以为自己无所不能。

在巨大的死亡人数面前,在一个个悲惨的事件面前。

才知道面对病毒,人类不过是最弱小的存在。

法国,一个才16岁的女高中生,

花一样的年纪,因为新冠肺炎突然就凋零了;


马德里,养老院成为了疫情的暴发点,

1065名老人去世,直到离开这个世界,有的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病。


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意大利。

这个只有6000万人口的地方,
目前已有12428个人彻底消失于这场疫情下。

这不禁又让我想起了那句话:

不是一次事件死了多少人,而是一个人痛苦的死去,这件事在短短两个多月里,它已经发生了几万多次。


命运的齿轮不止一次告诫我们:

人类的本质,其实是一台复读机。

就在前几天,一个105岁的西班牙老人讲了一个悲惨的故事。

老人是1918年大流感的一位幸存者。

感染上病毒那一年,他才只有四岁。

他已经无法记清自己当年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
却怎么也无法忘记,那一年,他所在的小镇,四分之一的人都被夺走了生命。


一个跨世纪的老人,话已经说不清。

但他还是出来接受了采访,他拼命想要告诉所有人:

“我不想看到悲剧重演,人人都要当心。”

然而,人类从历史中吸取的唯一教训,就是人们从未在历史中吸取过任何教训。


1918,惨绝人寰的一场灾难。

一群从战场归来的士兵,把病毒带到了全世界。

起初,人们以为那只是一次普通的流感。

无视警告,把戴面具的规定看作是对公民自由的侵犯;

最"致命"的费城大游行如期举行,报纸对瘟疫只字不提。

直到最后这场流感,迅速蔓延至每一个国家。

有流行病学家估计,它造成了全球5000万,甚至1亿人的死去。

灾难之殇,史无前例。



而今天,100年过去了,悲剧又在重新上演。

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。

一次次放任,一个个无知。

哪怕我们比1918年先进了100倍,还是给了病毒太多可乘之机。

而雪崩之前,每一片雪花都在勇闯天涯。

在控制疫情的最佳时期,有人选择了甩锅扯皮;

在猖狂的病毒面前,有人为了出门选择了一天遛狗38次;

在所谓的自由面前,有人选择了不戴口罩要人权。

全面封锁后,印度的菜市场依旧人山人海;


巴西总统反对隔离,称面对病毒要像个男人。

“病毒就在这里,我们要像男人一样面对它,而不是男孩。”

这一定是我这辈子听过最无知又恶心的话。


外国人的“高素质”,也一次次颠覆了我的认知。

美国地铁。

一男子旁若无人似的,伸出舌头来回舔着地铁扶手栏。

男子被抓后,发现他已经确诊了新冠肺炎。


意大利的大街上,到现在都还有人在溜达。

只能放出了飞天僵尸,驱赶市民回家隔离。


看着这样滑稽可笑的新闻,说实话,如今我已经笑不出来。

因为我深知:

那些年轻人的有恃无恐,要由很多老人来承担;

那些没有人性的狂欢,背后有上万的医护人员感染,还有被逼上绝路的自杀……



85万确诊,40000多死亡,26亿人隔离。

本可以好好控制的疫情,已经无法说得清,它究竟是怎样如此迅速地演变成了一场世纪大灾难。

但无法否认的是,在这场灾难面前,人类早已是一个命运共同体。


我看到了疫情当前,西班牙一个88岁的老奶奶在家缝制口罩。

她可能患有帕金森,颤抖着双手,剪刀都拿不稳了。

可是她说,
她缝口罩,是为了帮助在一线抗疫的医生和护士。

西班牙医院的口罩那么紧缺,她想多做一个是一个,把它们都捐给医院。


我看到了绝望之下的意大利市长重操旧业当起了护士。

当地疫情严重、医护人员奇缺。

毛罗·里瓦里尼曾是一个护士,现在他已经回到医院抗疫一线工作。


我也看到了打赢前半场的中国,正在拼尽她的全力救世界。

我们的医疗专家,已经到了塞尔维亚、巴基斯坦;

我们的救援物资,已经运到了非洲、法国、意大利……


1918年的大流感,还有一个107岁的美国幸存者。

他说了一句令我印象特别深刻的话:

我们都需要一根拐杖。

你是我的拐杖,我来当你的拐杖。

回过头看每一次的危机,我们会发现这就是使我们渡过难关的原因。


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不管这场灾难有多大,我们是必须有这样的信心的。

就像当初武汉那么难,我们也挺过来了。

但我们都清楚地记得:

那段无比艰难的时期,湖北人民,全国上下,付出了多少。

我们每一个人,是真的把它当成了一件大事。

没有一个国家,能对过年有如此深的执念。但大年初二,从城市到乡村,从大人到小孩,都迅速把自己隔离了起来。

这虽是最没有年味的一年,但必将是有生之年最难过的一年。


没有一个国家,比得上这一代中国年轻人的佛性。但疫情最初,他们迅速戴上了口罩,告诫家里人情况的严重性。

这一代的90后,在这次疫情之中也撑起了半边天。


我们总是感叹中国医患关系如何如何之差。

但病毒猖獗,是几十万医护的逆行,迅速扭转了局面,让人心和医患关系得以重建。

这一年,转眼已经过去四分之一,我们甚至还没来得及过上正常的生活。

太多心酸,太多家破人亡,太多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集中爆发。

希望特朗普的认怂,能真的成为这场人类战役下那一个好的转折点。

病毒不会凭空消失自以为是救不了自己,救不了世界。

傲慢和偏见该放下了。

中国的作业,也已经摆在那儿。


近期,多地都出现了无症状感染者,

到底什么是无症状感染者,他们有传染性吗,

我们找到了官方解答,

感兴趣的后台回复:感染
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要死20万人,却拒绝中国口罩: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?!